星驰天下

【EC】Little Bastard番外一

叁弎:

为什么一个PWP都有番外?因为阡陌今天生日呀,小寿星亲点的文~

上次的正片点这里

pwp的番外当然也是pwp,捂脸⁄(⁄ ⁄•⁄ω⁄•⁄ ⁄)⁄

——————————————————————————————————————————————————————————————————————

***

Erik刚一推开门,便有什么东西咕噜噜地滚到了他的脚边,撞在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一只空酒瓶。

他摸索着打开了头顶的吊灯,房间里立时响起了一声不满的咕哝。他捡起那个酒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Charles就躺在长沙发上,侧身睡着。也许突然亮起的灯光刺痛了他的眼皮,他下意识地伸手遮挡,却又打翻了一杯残酒,泼洒在猩红的地板上。

曾经,书房是Charles会客的地方,Erik总是站在他的身旁,侧头看他侃侃而谈的样子。而现在,茶几上横七竖八地立着几个酒瓶。角落里的书和棋盘都被遗忘了许久,已然覆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灰。Charles等不到灯光的消失,索性翻了个身,把半张脸埋进身下的毯子里。他的一条手臂自然地垂下来,指尖正悬在那倾倒的酒杯之上,像是要将它拾起,再度痛饮一般。

若是大半个月前,Erik少不得要把他拉起来、吵一架。然而上次争执过后,Charles流着泪告诉他没有酒精就无法抵挡残痛的样子仿佛仍在眼前,他做不到那么残忍的事,只得俯下身,拍了拍Charles的脸颊。

“Charles?起来,回房间睡。”

“唔……”

Charles根本没理会他的话,他不耐烦地拨开了Erik的手指,挪动着身子好让自己睡得更加舒适。Erik看了眼桌上的那几个酒瓶,繁杂的标签让他忍不住叹起气来。Charles的酒品并不算差,却也不算太好,平日的分量只会让他红着脸傻笑,而现在这瘫在沙发上不肯动弹的模样显然是喝过头了。而一般喝过头的Charles,可就没那么讲道理了。

Erik试着晃动他的肩膀,而Charles显然把这当成了令人厌烦的骚扰,他固执地抓着毯子不肯离开梦乡,直到Erik忍无可忍地掐了下他的脸颊,才“啊”得一声,睁开了眼睛。

“醒了?”Erik揉了揉他脸上的红印,“起来,回房。”

“嗯……”Charles敷衍地应着声,却根本没有起来的意思。眼看他的眼睛又在往下坠,Erik只好扯过他的手臂环上自己的脖子,然后将他抱了起来。Charles总算在这样的颠簸中找回了一点意识,他歪着头,好像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会靠在Erik怀里似的,“Erik……?”

“嗯,是我。”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后,Charles便放下心来。他放松地把脑袋搁在Erik的手臂上,抽出他胸袋里的手帕把玩着。及至Erik推开房门的时候,那块深紫色的丝帕已经在他指间变成了一朵玫瑰。

“给你。”他献宝似地拿给Erik看。

Erik的脚步一顿。

“Charles,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沉着声说,“这种把戏没法再逗我笑了。”

“哦……”Charles失望地把手帕收了回来。

他本就长得年轻,岁月的风霜也只落在心上,醉酒后稚气的样子倒让Erik有种颠倒角色的错觉。他想了想,把Charles安置在了床上,然后,还是接过了那支玫瑰。

“满意了?”

Charles醉意朦胧地看着他,似乎并不明白他在问什么。

也罢,想来又是自作多情。Erik自嘲地笑了笑,为他关上了灯。

“睡吧。”

Charles翻了个身,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而Erik静静地站在床前,也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脑海里似是五味杂陈,又似是一片空白。理智告诉他应该回自己的房间,喝杯酒或是抽根烟,然后像往常一样独自入眠。可他在黑暗里注视着手心里的玫瑰,却迟迟迈不开脚步。

Charles总是这个样子,轻巧地从别人心头掠过,根本不明白这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行走在这座欲望都市的黑夜里,不是没有人对他僧侣一般干净的私生活感到过疑惑。就连Charles本人,也曾随口问过他有没有什么合意的约会对象。然而,若是从小就仰望着那样璀璨的一个人长大,心里又怎么会有多余的空间住进别人。

天空中只悬挂着一个太阳,却足以掩盖住万千繁星的光芒。

他在阳光下的阴影里积蓄着自己的力量,暗自把涌向Charles的追逐者们一一推开,以确保自己才是Charles身边最亲近的人。他做到了,然而Charles与他相处的模式却从来没有变过。或许是他把自己隐藏得太好,Charles依旧像以前那样,高兴了就揉着他的头发称赞他,生气了就板着脸责骂他,无聊了就拉着他在书房里喝酒下棋。他们的确亲密无间,但那种亲密却并不是Erik想要的。他知道自己心里始终有一个难填的欲壑,咆哮着想要吞噬一切。

若不是Shaw的突然袭击,他几乎就要动手了,可Charles在他面前坠倒的样子却像是一个巴掌,猛地打醒了他——如果连保护都做不到,又谈什么喜欢。

这半年来,他一面管理着Charles的势力防止别有用心的人浑水摸鱼,一面又耗费了大半的精力来照看Charles的伤势。两头跑的日子并不轻松,但真正令他痛苦的却是Charles的状态。肉体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Charles的精神却每况愈下,他不得不通过大量的药物来压制痛觉。Erik勒令医生不准再给他止痛片后,Charles又迷上了酒精。他以前也喝酒的,但不会像现在这样,把自己灌到人事不省,每晚都需要Erik赶回来把他带回房间。

而这,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折磨。

暗自迷恋了十几年的人就躺在眼前,毫无防备地睡着。好几次,Erik都被Charles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晃得口干舌燥。他恨他泛红的鼻尖,恨他柔软的语调,恨他那件过分宽松的浴袍和其下展露的白皙双腿。而Charles对他的怒火一无所知,还是完全地信任着他,甚至在养伤的这段日子里,只允许他一个人自由地进出Xavier庄园。

那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他心中潜藏着的什么东西,已经快要关不住了。

“唔……Erik?”

Charles忽然呓语着喊他的名字,将他汹涌的思绪扯了回来。

“怎么了?”他旋开了一盏床头灯,“做噩梦了?”

Charles把头埋他的胸口,只说了一个词,“冷。”

Erik这才注意到他刚才忘了给Charles盖上被子。

“稍等下,我去给你拿被子。”他拍了拍Charles的肩膀作为安抚,但Charles却根本没在听,反而把他抱得更紧,将自己整个人都蜷了进去。他甚至还砸吧了一下嘴,嘟哝着“终于暖和了”。

Erik被他拖倒在床上,整个人都僵住了。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一般顺着奔腾的血液传进头颅,震得他指尖发麻。

“Charles?”他艰难地吞了口唾沫,“你还醒着吗?醒着的话就把我放开。”

在一切都无可挽回之前。

一个无可挽回的链接


***

Charles做了一个异常甘美的梦。

他本来不至于靠回味梦境来纾解欲望的。事实上,他年少的时候,也是在酒吧里随便迷倒一片的存在。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身边的人就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他,几乎没再有过什么稳定的关系。

地位的提升有这么可怕吗?或是现在的人都对收养了孩子的单身父亲有什么偏见?他不确定,白日里忙碌的事情很多,他还不觉得有什么,但到了夜里,偶尔他也会无奈地钻进被子里,用双手抚慰自己。

那些绮梦就这么渐渐的出现了。

一开始,Charles不以为意,只暗自哂笑着自己的空虚。然而梦里的身影却变得越发清晰,越发熟悉,知道有一天,他睁开眼,看到Erik端着早餐坐在床头,长着一张跟梦里完全相同的脸,他才猛然惊醒。

事情有些不对头了。

他也许可以把错误归咎到Erik身上,谁让他越长越冷峻,越长越迷人,但却始终无法直面自己的内心。他们不该是那样的关系,他享受着和Erik相处时亲昵的日常,并不希望这一份感情变得过于沉重。更何况,他都已经快四十了,Erik还这么年轻。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压抑,才让Erik的形象潜进了他的梦里。

而昨晚的那个梦,毫不夸张地说,Charles可以给它八十分,质感和真实度都可以打满分,而扣掉的二十分是因为剧情的残破,他只断断续续地记得一点片段,后半夜几乎完全是模糊的,只有销魂蚀骨的快感缭绕在身体里。

清晨的阳光有点刺眼了,他往被子里缩了缩,把淡淡的罪恶感抛到一边,幸福地躺在床上回味着。

然而,一双手把他从被子里挖了出来。Charles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入目便是Erik的身影——并不像以往一样坐在床头,而是躺在他的床上,枕着他的枕头,盖着他的被子,手……手还搭在他的腰上。

“你……”Charles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们……?”

“嗯。”Erik点了点头。

这无疑是个糟糕的消息,Charles懊恼地抓着被子,开始努力回忆昨晚的细节。然而令他崩溃的是,他实在想不起什么具体的东西了,只记得自己托着Erik的脸颊送上的亲吻,还有勾住Erik腰时大腿内侧蹭到的肌肉线条。

“Charles?”他听到Erik在轻声问,似乎也有点尴尬,“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那个……”Charles的舌头跟脑子一样转不过弯来,“那个……我……也许,我们可以试着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Erik的期待在他含糊其辞的时候就在一点一点消散,最后,他眼底的光芒完全黯了下来。

“我懂了。”他点点头,“我得起床了,你再睡会儿吧。”

Charles直觉他刚才说错话了,可是又实在不明白该怎么办,他看着Erik坐起身来,弯腰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老天啊他背上那些全是我抓的吗?——直到Erik拉开房门离开,他都没有再次出声。

更可耻的是,那天晚上,他没在书房里打发时间,而是早早地回到房间,把门一锁藏了起来。他听见Erik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响起,消失于他的房门前,而他就躲在被子里,惴惴不安地等着Erik开口。

但Erik没有说话,门外沉寂了很久,才终于又响起了脚步声。

Erik离开了。




***

“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咳咳……”Charles差点把嘴里的茶都呛出来,“抱歉,什么?”

“说说你最近过得如何。”Jean颇为讶异地看着他,“怎么了,professor?我刚才说错了什么吗?”

“不……没有。”Charles用手帕擦了擦嘴,掩饰住刚才一瞬的仓皇,“你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太久没见到你了。”Jean回答道,“你离开了那么久。Magneto又突然来找我,说想让我来看看你,我就有点担心。”

“没什么可担心的。”Charles端起茶盏喝了口,“我们挺好的,我是说,我和Erik都挺好的。”

“我看不见得吧。”Jean别有深意地露出一个微笑,“Lehnsherr最近暴躁地令人感到害怕,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被你责罚了?”

“不,没有!”Charles脱口而出,“其实是我……呃,可能是我,做了一些不那么恰当的事。”

“你?professor你怎么会做错,一定是Lehnsherr错了。”

“不。”Charles艰难地摇了摇头,“不,Jean,你不明白,我最近喝酒喝得有点凶,有时候可能不那么清醒。”

“可我来的时候看到你在喝茶。”Jean指了指桌上的茶具。

“因为……”Charles叹了口气,“就是因为酒精会让人不清醒。”

Jean没有接话,他们对坐着沉默了一会儿,她才重又开口。

“你跟Lehnsherr……?”

“拜托,Jean!”Charles头疼地捂住了额头,“不要再提这个话题了,跟我讲讲最近的新鲜事,然后就回去告诉Erik我很好,可以吗?”

“可我做不到。”Jean一本正经地回答,“因为最近的新鲜事就是关于你和Erik的。”

“什么?”

“有一些……有很多线索指出,Erik在谋划些什么。”Jean从她火红色的手提包里取出了一叠资料,“Scott和Logan知道我能来后,让我带给你看这些。他们在怀疑,professor,Erik想要篡权。”

“……篡权?”

“嗯,接管纽约这半年,他换走了大部分的中坚力量,甚至还换走了Xavier大宅的所有保安。Professor,我知道你想要休息一段时间,但其他人的拜访请求全都被他一人打了回来,这不太正常吧?”

“可能是Erik怕干扰到我的休息……”

“我原本也是不信的,但证据太多了。”Jean把那叠资料推到Charles的眼前,“你还是看一眼吧,professor,你可能不够了解他。”

Charles沉默了半晌,忽而笑了起来。

“我可能的确不够了解Erik,但你们更不了解他,也不了解我们之间的关系。”他摆了摆手,将那份文件推开,“Jean,我二十岁的时候就收养他了。你们肯定觉得,是我在照顾他,抚养他,他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但事实不是这样的。”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不知道有多少次我都差点熬不过去了,都是Erik帮着我度过的……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他陪着我一起得到的。且不说我完全信任他,就算他真的辜负了我的信任,无论他想要什么,我都愿意予取予求。”

Jean静静地听着,然后从包里取出了一张叠成方块的纸片。

“那么,我就可以给你第二份资料了。”她别有意味地笑着,“这份一定要看,professor,半年前,Erik在西巷的一家店里订做了一些东西,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Charles一头雾水地接了过来,展开看着。

“这些都是什么?”他震惊地问。

“锁链。长度嘛……”Jean比划了一下,“恰好就可以让你在这个房间里行动自如,但够不着出去的门。”

Charles觉得他的头皮有点发麻。

“还有手铐。”Jean继续淡定地解说着,“不是Scott平日里铐犯人那种,而是专门定制的,内圈加了绒垫防止磨伤,至于圈围……professor,你不妨量一下自己的手腕。”

“别说了。”Charles把那张纸又折了起来。

“所以,”但Jean执着地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就算这样,你也对他予取予求吗?”

Charles垂下了头,白皙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着,Jean知道他在考虑,便在一旁安静地等待。她并没有等太久,Charles便抬起了头,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属于读心者的,胸有成竹的微笑。

“我猜,我真是太纵容这个小混蛋了,不是吗?”




***

从小,Erik回家的时候就带着满腔的期待。他期待着Charles的笑靥,期待他对自己的赞扬,甚至期待着他偶尔会做的、并不美味的料理。而这几天,他走入大门的时候,内心却是一片荒凉。

Charles一直在房间里不肯出来,Charles不想见他,Charles不要他了。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荒谬可笑,纵是死也满足了?有的是比死亡更让人痛苦的东西。

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造访了Jean Grey的府邸。Phoenix答应帮他去照看Charles,所以今晚,他在走上楼梯的时候,是隐隐含着期待的。

然而书房的灯还是暗着,里面空无一人。

Erik几乎要发出绝望的嘶吼,他默默地站在门口,对着书房内那些熟悉的布置追悼了会儿他和Charles的甜蜜过往,这才转身离开,打算回房前再在Charles的房门前停驻片刻。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扇打开的房门。

房间里的灯亮着,照亮了他的眼睛。Charles背对着房门,正在圆桌前修剪着一束鲜花。他看上去心情不错,甚至还跟着转动的唱片机哼了几句歌词。Erik看不到他的正脸,只能看到他柔软的发梢在衣领上随意地翘着。但这已经足以抚慰他无处可归的灵魂。他无法控制自己的颤抖,也无法控制自己走上前,将Charles搂在怀里的渴望。

他的确这么做了。

Charles在他怀里静下来,他把花剪放回桌上,挺平静地跟他打招呼,“晚上好,Erik. ”

“晚上好。”Erik艰难地回答道。

然后他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对不起。”他把下巴搁在Charles的肩膀上,贪婪地汲取着他的气息,却始终不敢侧过头去看一眼Charles脸上的表情。

“对不起……Charles,我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我明白这是不对的,但是我没法控制自己,”他的声音和心脏一样在破碎的边缘徘徊,“我试过了……相信我,我真的试了,我试着想要不去爱你,试着想要铲除那不正常的迷恋,但是……我做不到。”

他撩开Charles的鬓发,亲吻着他的脸颊。

“我试过了,但我真的做不到。Charles,我爱你……我爱你。”

Charles没有出声,良久,他才缓缓地抬起手,将那束花插进了等待已久的瓷瓶里。

“哭什么呢?”他转过身来,用手指擦掉了Erik的眼泪,“不是说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吗?”

Erik犹在哽咽,他垂着头,像一只即将被遗弃的小狗,可怜巴巴地等待着主人的最终决定。

他口袋里的丝帕又被Charles取走了,但这次,Charles没玩那些逗弄孩童的戏法。他从花瓶里抽出了一枝玫瑰,将那抹娇艳欲滴的红色插进了他的口袋。Erik惊讶地抬起头,正看到Charles勾起唇角,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知道了,小混蛋,我也爱你。”





END.



*彩蛋-小狼狗的幸福生活*

“Professor!Magneto又抢我生意啦!”

“Professor!Magneto又砸我场子啦!”

“Professor!Magneto又打我手下啦!”

“Professor!Magneto又把我孝敬你的女人全都赶跑啦!”

Charles·退隐江湖·不做大哥好多年·有事全都找我义子·Xavier呷了口茶,挑起半边眉毛。

“我宠的,怎么着?”

评论

热度(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