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驰天下

[merlin]卡梅洛特的45件小事儿

硝子林檎森林:

(一块儿小甜饼,撒糖霜的那种。)

 

 

卡梅洛特的45件小事 

在一片神秘的领地和一个魔法的时代,一个伟大王国的命运降临在一位年轻人身上。他的名字叫做……

1

“梅林!!”一声怒吼从亚瑟房间传来,惊飞了窗沿上的一群鸽子。

但城堡里的仆人却并不觉得稀奇,这是卡梅洛特每一天的常态。

不一会儿便看见梅林提着水桶,抱着换洗衣服从走廊上跌跌撞撞跑过去。

“抱歉!嗷,对不起,当心!”梅林艰难地穿过人满为患正在准备早餐的厨房,顺手还拿了一个刚烤好的面包。

“嘿!”厨娘在他身后大叫了一声。

梅林转过头一本正经地嚷嚷:“是给亚瑟的!”

厨娘挥挥手放过了他,但从表情来看,她根本不相信梅林的话。

看着这个青年抱着东西跑掉的背影,厨娘转头跟一个女仆说道:“他就是学不会准时。”

2

梅林在快到亚瑟房间门口时,三两下吃完了面包,抹抹嘴,推开了门。

床上坐着一只抱着胳膊,怒气冲冲的潘德拉贡。

“你就是学不会准时是不是?”亚瑟瞪着靠近他的梅林。

“这不是我的错。”毕竟你又不是那个需要晚上熬夜练习魔法的人。梅林把后一句吞进了肚子里。

“噢?那还该是我的错了?”亚瑟不情不愿地抬手让梅林帮他换衣服,同时却还不忘了拌嘴,“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不称职的男仆!”

梅林站在他身后帮他套上衬衣,撇着嘴无声地做了个鬼脸。

“你在我背后做鬼脸是不是?”亚瑟蓦地转过头。

“没有。”梅林一脸正直地背好手站好。

亚瑟怀疑地在他脸上巡视,却只看到他高耸的颧骨上一点隐约的雀斑。他悻悻地转过身去。

等到给亚瑟穿好衣服,拿着换下来的衣物准备去清洗时,梅林又做了个鬼脸,再一次地。

而他全然不知的是亚瑟就抱着胳膊脸上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笑注视着他离开。

3

当亚瑟跟骑士们去训练的时候,梅林就坐在边上抛光他的武器。

梅林仔仔细细地擦拭着佩剑,远远儿地看着亚瑟。

不得不说,亚瑟毫无疑问是他们中最出众的一个。他该是生来就当王子的,而且总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万人景仰的国王……

“嘿!梅林,你在哪儿发什么呆!我要我盾牌!现在!立刻!”亚瑟冲他大喊着。

当然,现在他还是个讨人厌的皇家混蛋。

梅林翻了个白眼,然后被亚瑟用一个护肘砸了脑袋。

4

亚瑟向来有些不讲道理。但他是王子,有这么点儿毛病也无可厚非。

只是这一次,他的确是太不讲道理了。

梅林愤愤地擦拭着骑士们的马靴。摆在这儿的长长的一溜靴子能让他耗上整整几个小时,并且让他两只手酸痛得像被抽了骨头。

“这不公平……”梅林低声念叨着。

仅仅因为他和高汶在训练场边上打闹就罚他来刷靴子,这太不公平了。

梅林发誓,下一次,他要让亚瑟在训练场上栽跟头,四脚朝天的那种。

或是被链锤砸到肚子。

或是不小心发出驴叫。

这么想着,梅林忍不住笑起来。

5

所有参与训练的其实都发现了一点儿不对劲。

亚瑟对日常训练向来是严肃的,不会允许有人偷懒。但今天他似乎认真到了不通人情的地步。

在和高汶的对练里,他显得急躁又恼怒,进攻的步伐快到高汶有些应接不暇,挨了亚瑟好几下。

当亚瑟终于下令休息的时候,所有骑士都松了一口气。

里昂在高汶身边坐下,看着他龇牙咧嘴地脱下护具:“不怎么顺利,嗯?”

“糟透了。”高汶叹了口气,“应付一个发脾气的王子,比在酒店里喝酒斗殴还要难。”

“发脾气?为什么?”

“嫉妒咯。”高汶撇撇嘴。

6

当训练结束的时候,亚瑟发现梅林还没回来,于是自己去找他。

亚瑟走近存放武器和护具的房间,发现他的男仆缩在地上,背靠着一个柜子睡得正香。他怀里还抱着一双擦好的靴子和一个鞋刷。一丝晶亮的口水从他嘴边淌了出来。

现在正是午后,的确是打盹的好时间。而且梅林的确累坏了。

亚瑟小心地不让他的盔甲发出声响,慢慢地走到梅林身边蹲了下来。

他看着这个年轻男孩儿的睡脸,突然萌生出一种古怪的冲动:他想要摸摸梅林那可笑的大耳朵。

显然这个想法把他吓了一跳,他慌忙站起来,咳嗽了几声,用一个轻踢把梅林从睡眠里敲了出来。

“起来了,蠢货。我是让你来干活儿,不是让你来睡觉的。”

7

“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手臂了。”梅林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趴在小床上冲盖乌斯抱怨。

盖乌斯抬起一边眉毛,伸手在梅林胳膊上揪了一下,痛得梅林叫了起来。

“我看你能感觉到,而且感觉相当敏锐。”年老的医师笑着回答。

梅林皱着鼻子,不甘心地从床上爬起来:“可他也太不讲道理了……”

“谁?”

“当然是他!亚瑟!”

“好了,别发牢骚了。晚餐时间,记得吗?”

盖乌斯端出来晚餐,满意地看到男孩儿笑了起来。晚餐很新鲜,有今天才刚送来的新鲜猪肉,虽然分量不多,但也足够梅林开心一阵子了。甚至盖乌斯还留了一个苹果给他当做餐后甜点。

6

有时候梅林会做梦,只是单纯地做梦,无关未来或是命运。

他梦到以前在埃尔铎的时日。胡妮斯不需要他帮忙农活的时候,他会偷空溜到村子外的树林里去,躺在厚厚的落叶上边儿,枕着手臂发呆。偶尔他会放任自己的魔法偷溜出来,卷起地上的落叶让它们像蝴蝶一样在空中飘飞。

这曾经是梅林热衷的游戏,直到胡妮斯发现了这事儿并为此大发雷霆,他才哭泣着发誓再也不这么做了。

“你的魔法是一个礼物,但你得小心。”胡妮斯抚摸着梅林的脸对他这么说着,“向我保证好吗?把它用在需要的地方。”

梅林啜泣着向胡妮斯保证了,只是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将会遇到他的戴斯特尼,而那时候,他的魔法才真正成为他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7

这天天亮时,亚瑟还睡得迷迷糊糊。他勉强挣扎着睁开一只眼,朦胧地发觉有人站在自己床边。但当他眨眨眼睛,看清来人时却吓了一跳。

“你是谁??”

“乔治,陛下。今天由我代替梅林来服侍,我已经替您准备好了衣物和早餐,如果您不同意的话,请允许我服侍您……”说着,乔治便试图将刀叉塞到还躺在床上的亚瑟手里。

“梅林呢?”亚瑟挡开乔治的手,他对这个男仆“贴心”的程度有点后怕。

“他今天告假,陛下。您没听说么?”

8

“嗯……”盖乌斯把手掌按在梅林的额头,担忧地皱起了眉头。

梅林裹着被子,把自己蜷成一团,却仍止不住地发抖。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像是被塞进了烧红的木炭一般热。高烧让他有些迷糊,呼吸粗重,但四肢却冷的像冰。

“我觉得我能当个手炉。”梅林咳嗽着勉强开了个玩笑,他不希望要眼前这位年老的药剂师太过担心。

“别说傻话。好好喝药,然后睡一觉。然后你就会好得和以前一样了。”

“可亚瑟……”

“我替你告过假了,乌瑟同意了,今天会有人代替你的。”

9

亚瑟今天一整天都不顺利。出于某种情绪,他遣退了乔治,这导致他今天的大小事务都得自己动手。

洗漱穿衣还不是最麻烦的,他能应付。但他在穿盔甲时绊倒了自己,那些麻烦的系带没办法用一只手控制好,他的靴子没擦亮,他记不住自己的武器放的位置,甚至于仆人忘了给他准备午餐。最终他不得不自己跑到厨房要了一份水和面包。

这简直是糟糕透顶的一天。亚瑟愤愤地想着那个未经他同意便告假的男仆,猜想着他跑哪儿去了。

也许是去泡酒馆了,这个可以解释为什么梅林总是显得那么迷糊。

又或者是他有了喜欢的姑娘,跑去约会了。

亚瑟的脑子里划过一个又一个猜想,且一个比一个让他生气。

当梅林回来的时候,他会给他一个惩罚,好让他见识下一个擅离职守的男仆是什么下场。

10

“我觉得我好多了。”

“不行,在我说你好了之前,你必须得喝掉你的药。”

“可它们尝起来像泥巴和烂掉的蔬菜!”

“没那么糟糕,别总像个孩子似得。”

盖乌斯交握着两手,不容置疑地看着梅林皱着一张脸把那褐色的汤药喝下肚。

梅林做了个鬼脸。盖乌斯假装没看见。其实盖乌斯挺高兴这个男孩儿可以有一天休息时间,如果可以,他想让梅林能够再休息一会儿,暂且把复兴魔法和服侍亚瑟的事儿都抛到一边,好好地歇一会儿。

盖乌斯端回空碗的时候,用他枯瘦的手在梅林的脑袋上轻轻拍了拍。

11

“我非宰了他不可……”亚瑟语气不善地嘟囔着。

“呃……你说谁,陛下?”端晚餐来的格温一脸困惑。

“梅林!当然是他!那个笨蛋居然跑出了一整天!”

“噢,陛下您不知道吗?梅林他病了。”

“他病了?”

“是的,陛下。我想,晚餐后您可以去看看他。他会很高兴的。”

12

亚瑟在盖乌斯的门外犹豫了很久,他不停地踱着步。他一面因为自己白日里的无端猜想而感到愧疚,另一面他作为王子特有的一些骄傲又让他没办法那么直接地去跟承认自己的错误。于是他只好更烦恼地在门外走来走去。

“你到底进不进来?”忽然,从门里传来梅林带着鼻音的喊声。

亚瑟吸了口气,终于推开了门。

13

“我听格温说……你病了?”亚瑟斟酌着字句,希望能表达一下关心。他不常做这样的事儿,但他试着去做了。因为这毕竟是梅林。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也有责任去关心他。用一个更正大光明的理由:毕竟他是自己的男仆。

梅林裹着被子坐在椅子上,圆滚滚的一团,只露着个脑袋,看着亚瑟笑起来。

“倒也不是太严重,就是……啊嚏!”梅林说着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他吸了吸鼻子,又揉了一把,这让他的鼻尖红了起来。在他苍白皮肤的映衬上显得格外醒目。

“盖乌斯呢?”

“有个仆人烧水时烫到了胳膊,他去帮忙了。”

“那你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我好着呢。”说着,梅林又打了个喷嚏,“但如果你是来叫我回去干活的,恐怕你就得另找他人了。”

亚瑟突然有点儿生气:“所以你觉得我是个不讲理,又苛待仆人的家伙?!”

面对亚瑟突如其来的怒吼,梅林一时间有点发懵。在他还没来得及回应前,亚瑟就已经脚步匆匆地离开了,只留给他一扇重重关上的门。

14

“所以他就那么跑来大发了一通脾气之后跑掉了?”格温听完梅林的抱怨,问道。

梅林耸了耸肩:“他似乎就是不乐意看着我闲下来。”

格温沉思片刻,突然笑起来:“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亚瑟他只是想要关心你?”

“他?关心我?”

“你知道的,虽然他是个王子,但在‘关心’这门课程上,他可是个十足的初学者。你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才学会对仆人说谢谢的么?在那次你说他是个不懂感恩的傻瓜之后。”

“是啊,我记得那次,之后他罚我去市场上受了一下午的菜刑。我一身都是番茄汁和烂菜叶的味道”梅林皱了皱鼻子,仿佛回忆起了那可怖的气味。

格温笑起来:“他在学着关心,只是……再给他一点儿耐心,他能做得更好的。”

梅林回忆着亚瑟在门口踱来踱去的脚步声,突然觉得有一丝歉疚。他想起那句“你什么时候能好起来”,这话说得像个不通情理的小孩儿,但也许亚瑟真的不是来赶他去干活的,他只是想梅林好起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梅林说那话时,他会显得那么生气。

“噢……好吧,我明白了。谢谢你,格温”

15

亚瑟并不开心,但他却说不出自己到底为什么生气。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气梅林说话的语气,好像他受到了自己的苛待。他自认不是个残酷的主人,他不会像某些贵族那样故意为难仆人取乐,也不会不尊重女士。

更有甚者,他觉得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委屈。他身为卡梅洛特的王子,去关心自己的仆人,还没有收到感谢,这让他觉得有些恼怒

但与此同时,亚瑟又忍不住开始反省,他是不是真的对梅林太坏了。

这么思来想去的亚瑟辗转了大半个晚上,最后,他得出了结论。

那都是因为梅林太蠢了!

16

梅林好得很快,不过短短几天,他已经恢复得相当好了。而且不用再喝那味道古怪的汤药也让他十分开心。当他回去找到亚瑟时,亚瑟正在写一封信。

“我回来啦。”梅林语气快活,他摊开两手,表示自己已经好起来了。

但亚瑟对此却没什么表示,仅仅瞥了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

整个上午,亚瑟都像是铁了心不跟梅林说话似的,对他视若无物,甚至也没命令他去做杂活。

梅林故意开了几个玩笑试图逗乐亚瑟,他甚至给亚瑟的午餐多加了一只鸡腿。但收效甚微,他悻悻地收了手。显然,他的戴斯特尼在某些时候意外地孩子气。

17

虽然亚瑟并没有让梅林去干活,但他还是自觉自愿地跑去替亚瑟抛光盔甲了。他趁着亚瑟吃完饭午睡的时间跑到了武器库,把亚瑟下午训练会用到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亚瑟就是在这时候找到他的。

“你在干什么?”亚瑟抱着胳膊问他。

“呃……抛光你的剑和盔甲?”

“我没让你这么做。”

“可我……我愿意这么做。”梅林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继续,只好停下了动作,一手拿着布,一手握着剑,看着亚瑟。

亚瑟也看着他,半晌,他笑了起来:“别发呆了,梅林。快点儿,你要让我在这儿等一下午么。”

梅林这才发觉自己被摆了一道,但他却生不起气来。他忍不住笑着,无声地念了句“混蛋”。

亚瑟是个混蛋,不过……是好的那种。

18

快到狩猎季了,亚瑟兴奋得简直静不下来,一刻不停地摩挲他的箭和盔甲,让梅林一遍又一遍地擦拭他的靴子,就像个等待丰收节盛宴的小鬼头似得。

“得了吧,你的靴子它们又没脏!”梅林抗议道。

“我知道!你尽管按说我的做就是了,别那么多话,梅林。”

亚瑟推搡着梅林,把靴子塞进他怀里。梅林翻了个白眼,盘算着他只要把靴子拿开一阵子又拿回来就好。

“对了!记得还有马鞍!”亚瑟在他背后喊道。

梅林摇了摇头。他并不喜欢狩猎,他不明白追赶那些惊慌失措的可怜动物有什么乐趣可言。

而另一个层面上,他总会从从那些被追赶的猎物想到自己。那些曾经踏上了卡梅洛特土地的魔法师,就是被这么追赶猎杀的。那是次残酷的清洗,它让魔法从卡梅洛特消失了。这都是出于乌瑟一人的愤恨。

梅林希望,亚瑟不会像乌瑟那样。但亚瑟表现出来的对狩猎与战斗的兴奋让他不安。

19

那是一次盛大的狩猎之旅,骑士们整装待发,亚瑟自然是领头的那个。

梅林背着包,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显得若有所思。

“嘿,高兴点儿。我有预感我们今天能有大收获!”亚瑟擂了一下梅林的肩。

但这并不能让梅林振奋起来,他希望亚瑟还记得上次独角兽的教训,他可不想再尝一次老鼠肉的味道了。

20

骑士们同时也是优秀的猎人,加之这个时节动物也正肥美,没过多久,猎物已经多得超乎了众人的意料。三只鹿,四只雉鸡,还有几只野兔什么的。

“还要继续来比吗?一直到入夜,看谁能猎到最多的猎物?”其中一个骑士提议道。

梅林不赞同地皱起了眉头,但显然这里并没有他说话的位置,他只好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摆弄着十字弩。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亚瑟提前叫停了狩猎。

虽然有尚未收获猎物的骑士对此有些愤愤不平,但王子的命令不容违抗。一众人很快回了城。

21

当晚丰盛的晚餐倒是抚平了所有人的怨言,浇着蜂蜜的烤鹿肉能让最挑剔的家伙也安静下来。厨娘发挥出了她的最佳水平,所有人都对此赞不绝口。

亚瑟理所当然会领到最好的部分。当他正致力于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时,梅林突然很不合时宜地插嘴道:“我以为,你很喜欢狩猎。”

“我当然喜欢。”亚瑟努力咽下满嘴的肉,不耐烦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提前叫停了狩猎?”

“狩猎不是无意义的杀戮。别那么蠢,梅林。”

当亚瑟说完这句,他发现梅林在冲着他傻笑。不过,平心而论,他觉得梅林傻笑的时候还是挺好看的。

但还没好看到让他不去计较梅林偷偷从他的餐盘里拿走一只鸡腿。

“嘿!”亚瑟瞪着梅林。

“我只是替你分担一些。”梅林耸耸肩,笑起来。今天可是狩猎日晚宴,一点儿逾越无伤大雅。

没错,亚瑟和他的父亲是不一样的。他会成为更伟大的王。梅林咬着美味的鸡腿,这般想着。

22

“你是不是……又胖了?”就在狩猎宴会的几天后,梅林突然问道。

“我不胖!”亚瑟几乎是恼怒地嚷嚷起来。

梅林忙解释道:“我只是问问!不是真的说你胖!”

“你就是在说我胖!”

“不是……只是⋯⋯毕竟你最近的胃口实在是很好……”

“我只是不像你这样!苗条得跟个姑娘似的。”

“好吧好吧,随你怎么说。”

一直到梅林走远了,亚瑟仍旧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前前后后地端详着。他拉起上衣,摸了摸自己腰间。

“我才没胖……”亚瑟嘟囔着,捏了捏自己的肉。

是梅林太瘦了才对!

23

梅林是很瘦,为此亚瑟没少嘲笑他。以前亚瑟从不在意这点,但突然间两人之间的差异让亚瑟莫名地有些不悦。与此同时,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你确定你能拿下这些?”厨娘十分不信任地看着梅林。他两手都端着满满当当的餐盘,上面的食物堆得像小山一样高,就快掉下来了。

梅林像耍杂技一般努力平衡着两手:“我能的……我只需要……小心一点儿……就好。”

路过的女仆想要帮忙,却被梅林拒绝了。亚瑟的命令是,必须他一个人端过去。不然就等着去打扫马厩吧。

女仆想不明白,这城堡里可供王子调遣的仆人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他干嘛非得折腾这个可怜的男孩。

可怜的梅林,女仆叹着气。

24

“你的……晚餐。”当梅林终于穿过半个城堡把餐盘端到亚瑟桌上时,他松了口气。

“嗯,这次到做的不错。”亚瑟挑剔地打量了一番,然后点了点头。

梅林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腕,打趣道:“你再这么吃下去,我估计不久之后我就真的又得替你的皮带多打两个眼了。”

“谁说我要一个人吃的?坐下,梅林,跟我一起吃。”

梅林有些狐疑地坐下,怀疑着这是不是又一个恶作剧。

“愣着干嘛,快过来啊。”

当梅林犹豫着吃下第一口,而亚瑟也并没有什么过多表示时,梅林才真正放心下来,满足地享用这难得丰盛的晚餐。

亚瑟看见梅林吮了手指,拇指,还发出一记响亮的声音。他本该拿这个事儿嘲笑梅林一阵的,再不济也说他一句“别那么像个孩子”。但不知怎的,他没那么做,他甚至觉得这个不大礼貌的动作突然有那么点儿可爱。就那么一丁点儿!

25

从那之后,亚瑟就有意无意地邀请梅林和他一起吃饭,试图把梅林喂得胖一点儿。但这项计划在他发现只有他的皮带又需要打眼儿的时候被放弃了。

不过梅林到是觉得挺可惜,他挺怀念那些日子里他所吃到的美食的。

26

胡妮斯的到来对梅林来说是一个惊喜,为此他特地向亚瑟告了半天假。意外地是,亚瑟竟然同意得干脆。

“我没想到你会来。你为什么没事先告诉我?”梅林惊喜之余问道。

“我只是太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给你一个惊喜。”胡妮斯抚摸这梅林的脸颊。她温暖粗糙的手指带着一点儿没药药膏的气味。

梅林握过她的手拢在手心里。他不大想在别人面前表现得仍然像个男孩儿,但胡妮斯的抚摸的确让他满心愉快。

当晚梅林和胡妮斯还有盖乌斯一起吃了晚餐。梅林腾出了自己的床,睡在地板上,一直到入睡,他都是微笑着的。 

27

次日,胡妮斯回埃尔铎时,梅林去送她。

“保重,我的孩子。”胡妮斯拍了拍梅林的肩膀。

“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相信你会的,还有那位王子也是。”

“你是说亚瑟?”

“他将会是一位好国王的。”

“我知道。”梅林的表情比他的声音更笃定。

“替我感谢王子的邀请。”在最后,胡妮斯轻吻梅林脸颊时轻声道。

这下,梅林却有些愣住了。

28

当梅林回到亚瑟房间的时候,亚瑟显然已经等待多时,正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你跑哪儿去了?”亚瑟把换下的衬衣往着梅林脸上扔过去。

梅林却躲也没躲,被砸个正着。他慢慢儿把衣服从头上拉下来,显得满怀心事。

“你发什么呆?”亚瑟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搓乱了他的头发。

“呃⋯⋯”梅林犹豫了半晌,“我觉得我该来谢谢你。”

“什么?”

“谢谢你请我母亲过来。我的确很想她。”

亚瑟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起来。不是他作为王子时候那种带点儿傲慢的笑容,是作为一个朋友的真挚微笑。

“不客气,梅林。”

29

五朔节临近的时候,整个卡美洛特都洋溢着一种欢乐的氛围。城中央为了篝火而堆砌的柴火已经准备完毕,所有人都期待着这天。

但梅林除外。

“为什么我还是得穿那可笑的衣服!”梅林向亚瑟抗议道。

“因为这是传统,而你是我的男仆。”亚瑟显然乐在其中。

梅林不讨厌节日,但他讨厌那套所谓的卡美洛特传统仆从服装,那帽子上的羽毛让他显得像个耍杂耍的小丑。而最讨厌的是,亚瑟会毫无遮掩地嘲笑他。虽然他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的模样很讨人喜欢,但是还是谢谢,不了。

30

这次五朔节晚宴,周边地区的国王和权贵也会被邀请来参加。那是乌瑟的主意,为了彰显卡美洛特的强大,适时地展露一下实力是有必要的。

亚瑟作为王子,自然也逃不过一轮又一轮的敬酒。他的酒杯空了又满,餐桌上觥筹交错,当深夜这盛宴结束的时候,不少人已经在餐桌上倒头大睡了。亚瑟可不想把脸埋进肉汤里。

“梅林!梅林!”亚瑟在座位上口齿不清地喊着。

“我在这儿。”梅林从椅子背后探出身子。

“哇哦,你来得够快的。”亚瑟显然已经被那些蜜酒给弄得有点儿迷糊了。

梅林叹了口气摇摇头,那让他那顶帽子上的羽毛晃了晃。

事实上,他一直就站在亚瑟背后,这整个晚宴都是。梅林无暇享受晚宴,乌瑟请来的客人里不乏和卡美洛特有过节的,他可不想亚瑟这个皇家笨蛋在宴会上成了某人的靶子。

31

“该死,你该减肥了!”梅林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亚瑟丢上床,艰难地从这个醉得不清的家伙身上扒下衬衣。

当他正准备离开时,一声大吼在他背后炸响。

“你要到哪儿去!”亚瑟从床上撑起身子。

“我⋯⋯呃,回房间?”

“不行!给我过来!”

梅林正思考着要怎么摆脱这个醉鬼,却见亚瑟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抓着梅林的胳膊把他扔到了床上,自己紧跟着压了上去。

“你真的⋯⋯该减减肥了。”梅林被亚瑟这一下压得差点儿喘不过气,艰难地吐出这么一句。

“不许!说我!胖!”亚瑟一字一顿地嚷嚷。

“行行行,我不说了!你起来!我快被你压死了!亚瑟!⋯⋯亚瑟?”

梅林怎么也没想到,亚瑟就这么睡着了,甚至轻轻打起鼾来。

32

亚瑟半压在梅林身上,一手揽着他的肩膀,像抱着玩偶的孩子。

梅林考虑着要不要用魔法把亚瑟挪开,他每次试着推开亚瑟,他就搂得更紧,天知道怎么这人在睡着了也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亚瑟?亚瑟?”他又试探地喊了两声。回应他的是亚瑟喷在他颈侧的呼吸,灼热得像是龙的吐息。

这让梅林觉得自己的脸也烫了起来,他挣扎着想要躲开。

“再乱动就让你去扫马厩⋯⋯”亚瑟声音低沉地威胁着,只是他有些含糊的语调让这话的力度打了折扣,像是某种动物的指爪轻轻挠过。

梅林无奈地叹了口气,放弃了和这个醉鬼讲道理的打算。一抹金色自梅林眼中闪过,亚瑟的手松开了来。梅林从床上滑下来,替他拉好被子。

“晚安,亚瑟。”他说着,从亚瑟的房间退了出来。

33

这个小插曲很快被梅林忘掉了,亚瑟也没再提起过。只是梅林记得第二天他去给亚瑟送早餐的时候,他的脸色难看得像是吃了只鼻涕虫,一上午都没跟梅林说话。梅林不怪他,毕竟他知道宿醉的威力有多大。

34

亚瑟知道梅林的秘密全然是出于一场意外。梅林总是很小心,但这不能避免亚瑟陷入危机。当亚瑟又一次地置身险境,梅林出现了,他念动咒语,眼中的金色光芒如黄金般流转。不过转瞬之间边扭转了战局,敌人被无形的力量掀飞了出去。只是这次梅林以为亚瑟没在看着,而实际上,他看到了一切。

35

当梅林转身发现亚瑟看着自己时,他吓坏了。亚瑟几乎能看得见他在发抖。

这个在敌人面前如梦魇般的巫师,在他面前却像个犯错的孩子般束手无策。

“亚瑟,我可以解释⋯⋯”梅林显得十分慌乱,他向亚瑟请求道。

亚瑟看了他一眼,把剑收回了剑鞘。他走上前去,给了这个黑发男孩一个用力的拥抱。

“你总是学不会准时。”亚瑟笑道。

36

“所以,你早就知道?!”

“梅林,你的伪装实在算不得高明。”

“那你到底什么时候发觉的?我以为我藏的很好。”

“在你把我从你身上掀下去那次就知道。你真以为我那么蠢?”

“你没喝醉?你故意的!”

“我是王子,你没资格指责我。我想怎么就怎么。”

“这不公平!”

“承认吧,就算有魔法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哦?要试试吗?还是说你很怀念你的驴耳朵?”

回去城堡的路上,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吵闹着。

37

当晚梅林在点燃壁炉的时候并没去找打火石,他小心翼翼地转头看了一眼亚瑟。亚瑟也正看着他,用一种期待与信任并存的眼神。

梅林这才呼出一口气,手掌悬空放在那干燥的木柴上,念动咒语。一簇火苗自柴堆里升起,不多时便将房间烘烤得温暖宜人。

“我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梅林用火钳拨弄着柴火,笑着说。

“你早该这么做了。”亚瑟走过来,顺手在他头顶揉了一把,“只有魔法才能拯救你的笨手笨脚。”

38

这次亚瑟让梅林留下来的时候,梅林照做了,出于白日里那场惊险,他还没能完全放下心来,有他呆在亚瑟身边自然更好。但当梅林在地上开始铺毯子准备躺下的时候却听见亚瑟的一声叫喊。

“你这是干嘛?”

“找地方睡觉啊。”梅林疑惑地眨眨眼。

“别傻了,上来。”亚瑟说着浊着梅林的胳膊把他提了起来,推到那床上,“我可不想明天早上下床的时候踩到一个魔法师。”

39

梅林被这个行为弄得有些窘迫,但看着亚瑟那不容置疑的目光,他乖乖地爬上了床。

王子的床铺又软又宽敞,两个人睡着绰绰有余。但亚瑟兀自希望着床再小一点儿,梅林贴着他身侧若有若无的体温弄得他有些口干。

于是他只好找了个话题跟跟梅林搭话:“所以你是从小就有魔法了?”

梅林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从我有记忆以来就是了。”

“那是种什么感觉?我是说你用魔法的时候?”

“令人愉悦。它让我感觉很好,无所畏惧。就像你握着你的剑的时候那样,魔法就是我的盔甲和武器,你能理解么?”

“我明白。”

“同时它还能是救命的药。你不知道我救了你的皇家屁股多少次。”梅林咯咯笑起来,带着几分得意。

而亚瑟看着梅林的笑脸,蓦地凑上去,吻住了他的嘴。

40

梅林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惊得愣住了。他僵在原地,感觉到亚瑟柔软的唇贴着他自己的,没有唇舌的交缠,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这个吻温柔又纯净。这让梅林的脑子在一瞬间里成了一片空白。

半晌之后,亚瑟才退开来。向来骄傲的王子现在显然带着点儿不安,但他仍故作镇定地昂起下巴。

“一个王子的吻足够表示感谢了吗?”

梅林花了好一阵子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的脸红得发烫:“够、够了。我想够了。”

亚瑟看着梅林害羞的模样,满意地笑了,将又一个吻落下。

“这次是预付给未来的。”

41

那之后梅林不用再在亚瑟眼前躲躲藏藏了,虽然暂时还不能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但至少在亚瑟的面前,他不再仅仅是个小男仆了,他还是亚瑟最有力的帮手,是他的盾,他的剑,他独一无二,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

而那些亲吻也紧跟着多了起来,它们接踵而至地印在魔法师的唇、脸颊与前额上。

42

亚瑟远远地看着梅林,他知道这个男孩儿是多么的与众不同。他看着梅林自以为巧妙的伪装成一个笨手笨脚的普通男仆。笨手笨脚或许是真的,但普通?得了吧,谁都能看出他的特别。

亚瑟想着梅林施展魔法时金色的双眼,忍不住翘起了嘴角。与此同时,他暗自以自己的名字立下誓言,当他登上王位之时,便是魔法重归卡美洛特之日。

43

当国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从亚瑟小时候他就总听乌瑟这么告诫他,统治一个国度是一项孤独的重任。

说这话时,向来坚强笃定的乌瑟表情难得地显露出一丝落寞。

那时候亚瑟还不明白为什么乌瑟要用孤独这个词,一直到后来,他即将成为卡美洛特的国王时,他才领会到其中意义。

不过好在他并没有那么孤独,他有梅林。

44

“你准备好了吗?”加冕典礼之前,亚瑟问梅林,搞得好像梅林才是要走过人前接受觐见的那个。

梅林笑起来:“准备了一辈子了。”

亚瑟报以微笑,握紧了他的手。

45

“国王万岁!”人民的呼喊声震彻云霄,萦绕在卡美洛特的上空,经久不息。

飞扬的卡美洛特的旗帜上,一只巨龙迎风而动。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龙的吼叫,它传遍了卡美洛特的每一寸土地,宣告着魔法的归来。

 

 

 

 

 

 

评论

热度(130)